在绿色建筑行业,

  在绿色建筑行业,小智研发黄谦智 不能用政策扶持来发展环保产业
  搬会中国台湾以后,突然你第一个,大家是聚落式的,大家其实有还蛮有意思的,共享的,没有这么多法规上的限制,在做各种不同的研发,但是如果未来的趋势,你没有花资源还有时间在未来的趋势,其实你的那个效益,赚钱的效益虽然很快也许盈亏平衡,但是两年后就不见了,

黄谦智:所以就是造成环保产业一直抬不起头来。
  小智研发黄谦智 不能用政策扶持来发展环保产业
  

6月26日讯2016年天津达沃斯论坛今日召开,小智研发创始人黄谦智告诉,环保产业还在初期,而“政策扶持某个产业时,一定要当它已经成为一个趋势的时候,政府才能大量投资在某个产业上,把趋势变成新契机,但环保产业是系统的问题,不是单一科技可以解决的问题。”

曾在美国创业失败二次,赔了台币1500万的他,2005年在台湾创立小智研发,7年后才开始损益两平。他认为起初在美国创业失败是因为,“如果要做硬体的话,在欧美其实是非常困难的,基本上他们真正制造的能力都已经迁移到了亚洲”。

从做材料到做新的机器,在美国是很昂贵的,而做硬体的设备,其实都还是到亚洲,“对我们来说成本太高了,居住成本也太高,创业成本也相对变很高,我们被逼回亚洲后,可以把多出来的资源投入在研发里,制造又在亚洲,研发的速度就突然变得非常迅速”,他分析道。

采访实录:

:我们知道你在美国的时候就有创业的经历, 2005年在台湾创立了小智研发。在您看来您当时为什么要选择环保这个领域切入?

黄谦智:你可以看到,已开发国家其实是最浪费的经济体,它花了很多的包装材去包装一瓶水,或者是卖一个汉堡。所以我是觉得,如果未来都想要像美国和欧洲这样子的浪费的话,我们全世界肯定完蛋。所以那个时候就是因为在那里头受教育和训练,所以我是觉得未来的趋势一定得往这边做,刚好在这个领域又很少人去做,最重要的是它是个系统的问题。

如果是一个系统的问题,其实它需要牵扯到工程,又要牵扯到设计,又要牵扯到制造,所以我当时也觉得,我们的团队很适合做这样的事情,就是跳跃式的在各个领域里头,做各种不同的研发,而不是单一的做单一的研究。

:据您了解,美国、台湾还有大陆的创业环境,包括政策、氛围各方面都有什么不同呢?

黄谦智:我觉得在亚洲创业,其实我们先在纽约创业,最大的问题其实是,如果你是要做硬体的话,在欧美其实是非常非常困难的。因为他们基本上真正制造的能力其实都已经迁移到亚洲。所以其实从做材料到做新的机器等等,在他们那边是很昂贵的。你后来会发现,他们做这些硬体的设备,其实都还是到亚洲来。

所以对我们来说,后来因为成本太高了,还有在欧美居住成本也太高,所以让你的创业的成本也相对的变很高。所以我们后来肯定的,被逼的也得搬回来亚洲。搬会中国台湾以后,突然你第一个,大家是聚落式的,大家其实有还蛮有意思的,共享的,没有这么多法规上的限制,在做各种不同的研发。

再加上居住成本相对的低,所以造成我们可以把多出来的资源一直在投入研发里,而且制造又在亚洲,所以研发的速度突然变得非常迅速。

:小智研发的整个团队只有五十多个人,但是它出产品的速度是非常快的,这一块是怎么实现的呢?

黄谦智:现在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出产品非常快,最主要的原因是网络,已经把全世界的知识,这六十年,其实几百年来的知识,还有各种不同的研发的报告,都已经在网络上了。所以今天你只要查任何不同的知识,其实在网络上都可以解决。

另外是系统,各种不同的软体,已经把很多基本的,所谓的理工上来的数据都已经放在里头。所以你只要在家,自己想要研发的各种不同的数据,再跟新的或者旧的软件做配合,突然你的能力会倍增,所以你制成的速度当然相对的也会非常快,这其实包含了3D列樱

也许大家觉得3D列印没什么,的确没什么,但是它让我们这个研发速度加快了非常多。

:我知道咱们大概七年以后才出现盈亏平衡,在前期,包括现在资金的投资上,包括盈利能力上,你们有什么样的规划?

黄谦智:第一个,我们其实从一开始就是影响力导向的投资,它看的是比较长远的。所以你说七年再盈亏平衡,这对很多投资者来说是不可理喻的一件事情。但是如果未来的趋势,你没有花资源还有时间在未来的趋势,其实你的那个效益,赚钱的效益虽然很快也许盈亏平衡,但是两年后就不见了。

我们做这个事情一直都是以这个导向,即使我们七年后开始赚钱了,我们也把全部赚的钱一直在转投资到我们未来五年、六年会用到的科技里头。

:绿色发展已经写入了“十三五规划”,包括这些对绿色建筑行业是一个利好的消息,在绿色建筑行业,您觉得在中国这块目前有什么可以做的?

黄谦智:其实太多东西可以做,而且尤其最近这几年来,尤其这两年,经济放缓了,地产商有大量的空屋,以前那种快速的开发行为到了一个静止点。我是觉得这是我们这一代,不管是建筑师或者工程师都可以回去好好思考,你为什么要用巴西进口的石材?你有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取代这么高碳排放量,这么高费运输成本的材料?其实这中间你可不可以思考,有没有任何是无毒的?因为我们有这么多毒气在我们的空气里头,其实造成这些毒气都是生产制造所造成的。

建筑又是一个毒气最大的排放量,所以其实你应该看到任何东西都很多有趣的机会,从地毯到椅子,到衣服到灯具,到墙面,太多了。就像今天这个会展,全部都是用PVC,都是剧毒,我们可不可以想办法找一个新的材料改变这个现状?太多机会。

:有些地产商已经开始在绿色建筑这块发力了,但是对他们来说,这块是只有投入,产出很低。如果它不挣钱的话,怎么鼓励更多的人去做这个呢?

黄谦智:这个需要靠消费者,所以基本上只要消费者不去买这些有毒的东西,或者你认为是施工手法是不对的事情,那你是不是应该鼓励这样子的产品,而不是,我是觉得,因为现在市场放缓,我刚才也有提到,市场放缓以后,这个现象会越来越明显。

因为开发商需要有更聪明的产品,去引导消费者,或者是消费者需要去影响开发商,他要更好的产品。要不然以前是大家抢着买房子,现在应该是我要什么样的房子才是安全的,对我人身是安全的,什么样的房子才是比较低碳的。不过在中国还需要一段时间,因为其实连欧美都没有达到这个境界。

所以我是觉得,下一区块其实我们应该从产品下手,而不是从建筑下手,因为建筑一定会放缓。

:之前你有一个观点,大概就是说,不能要用政策扶持的方式去发展环保产业,为什么这么说呢?

黄谦智:其实环保产业还是很初期,我觉得政策要扶持,一定要当一个产业已经是一个趋势的时候,政府才能大量投资在某个产业,去把这个趋势变成一个新的契机,但是环保产业是一个系统的问题,不是一个单一科技可以解决的问题。

所以当你有一个系统,它有千百种的机会,政府怎么去选择,哪一个是对的机会?政府不应该是决定机会的,哪一个机会是对的。因为它有很多人为的因素会造成这个东西是错的决定。应该让市场去证明,到底哪一个是对的。

:但是谈到市场,环保产业的发展,很多地方是靠政策补贴的,因此环保产业可能关键词就是补贴。

黄谦智:所以就是造成环保产业一直抬不起头来。就像我们公司,我们坚持不跟环保产业打勾,你一个本来该赚钱的产业,一跟环保产业打勾,就被人家联想是,你是靠政府补助站起来的,你要靠市场证明你站起来,市场证明很简单,就是你有没有价值,这个产品有没有竞争力。当一个产品没有竞争力,靠政府补助拿到这个东西,肯定第一步就失败了。

:小智研发的产品如何市场化?

黄谦智:一定是比市场更便宜,一定是更多的附加价值。

:您推广的时候容易吗?

黄谦智:我们推广其实很容易,你只要,其实大家做过生意的人都知道,好东西要对的价钱,要漂亮的价钱,这是世界,不管是欧洲、美国、中国,是不变的真理,在所谓的消费市场里头。所以你只要能够达到健康、好看又更多的附加价值,又比较便宜,怎么可能会卖不出去呢?

重点是在这中间你要获利,获利你怎么用?开放式的,我可以让你看到我全部的制成,让你知道,这个就是研发的立基点。你怎么让每个人知道我的制成是无毒的,你怎么让人家知道,我每个制成真的是用回收的材料做出来的?但是你同时还要达到价钱的优势,又要达到美学上的优势,又要达到机能上的优势,你怎么做到的?这不就是各种创业的立基点。

:谢谢。

黄谦智:谢谢。:0.,:特斯拉:0.—>

欲知更多股市机会,速速号:股市机会情报
  因为他们基本上真正制造的能力其实都已经迁移到亚洲,所以我们后来肯定的,被逼的也得搬回来亚洲,

因为开发商需要有更聪明的产品,去引导消费者,或者是消费者需要去影响开发商,他要更好的产品,

黄谦智:谢谢。

You may also like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